首页 >民生法规

北京文化获战狼23亿回款市值却蒸发55亿

2018-12-17 17:12:13 | 来源: 民生法规

北京文化获《战狼2》3亿回款,市值却蒸发55亿,闹哪出?

去年7月,一部国产现象级电影《战狼2》横空出世,创下了中国乃至全球华语电影票房新纪录56.8亿。同时,这部电影也是首个进入全球票房排行榜前100位的华语电影(第58名),打破了好莱坞电影对全球电影票房的垄断。

票房大卖的背后,包括导演兼主演吴京、保底发行方北京文化等,各路参与方都将从这场财富盛宴中分得一杯羹。不过,各方能获得的具体收益数字,一直是个未知数。

3月5日晚,北京文化披露2017年年报,同时也揭开了谜底:《战狼2》这一部电影,带给这家上市公司的收入高达3亿元,扣除1.4亿的保底发行成本,净利润大概1.6亿,占公司2017年净利润总额的一半以上。

然而,爆款电影《战狼2》却没能挽救北京文化低迷的股价,尽管该片上映后曾刺激北京文化股价大涨超过50%,但是北京文化目前的股价却是转型影视行业以来的新低。

为何?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发现,《战狼2》的利好之外,北京文化还遭遇着一系列利空的夹击,例如,参与保底的电影《二代妖精》票房低于预期,收购的摩天轮等3家公司业绩平平,原总裁夏陈安离职,多名高管减持等等。

从行业大背景来看,北京文化的股价下跌也并非孤例。2017年出品了爆款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华策影视、出品《楚乔传》的慈文传媒、出品《巴清传》的唐德影视,在业绩大增的背景下,去年的股价不断下滑,至今未能走出底部区域。

五六年前影视行业最风光的时候,一部《泰囧》曾刺激光线传媒的股价暴涨74%,《西游降魔篇》也带动华谊兄弟的股价大涨超过30%。而如今,影视行业似乎已渐渐被躁动的资本逐渐抛弃。

保底《战狼2》,北京文化共获3亿收入

去年7月下旬,电影《战狼2》上映后引发了令人惊叹的观影狂潮,作为保底发行方的北京文化也为舆论所津津乐道。

实际上,北京文化为《战狼2》所付出的精力、资金、资源,远比外界想象中更多。

北京文化董秘陈晨曾在一次调研中透露,《战狼2》的保底发行是由北京文化母公司做的,而母公司做电影发行也是2016年才开始。在《战狼2》的合作中,北京文化给到吴京资金支持和资源配对,包括帮他找军队资源和国外反派人员,乃至去非洲拍摄,北京文化的高层都尽力牵线。

在此前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的报道中,也有知情人士表示,一开始《战狼2》没有保底方案,吴京和宋总(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的关系比较好,公司电影事业部为《战狼2》的前期筹备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安排吴京去美国好莱坞见了一些制作团队,还安排他跟《美国队长2》的导演罗素兄弟见了两次面,以及吴京想见的其他制作人员。《战狼2》的主要制作班底搭建方面,北京文化也提供了不少助力。

影片筹备前期,北京文化就打算入股《战狼2》,但由于吴京考虑到《战狼》拍摄时,出品方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仍然支持自己,因而在《战狼2》的投资上要优先照顾他们,拿不出更多的份额。

最后,北京文化决定在电影还未开机时就开始做保底发行,详细方案为:北京文化出资1.4亿,全部为保底费用;北京文化的关联公司聚合影联出资13759.42万元,其中宣发费用6000万、保底费用7759.42万元。双方的出资比例约50.4∶49.6,而分成比例为55∶45。

具体条款是,《战狼2》总票房收入不高于8亿元时,2家发行方的票房分成比例总和为12%;票房超过8亿,8亿至15亿之间的部分,发行方票房分成比例为25%;总票房超过15亿的部分,发行方票房分成比例为15%。

然而,上述保底8亿票房的发行方案公布后,受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质疑,认为电影未开机就介入保底,风险太大。《战狼2》后来的票房表现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最终的数字定格在56.8亿,创下中国电影史上最高票房等多项纪录。而北京文化既有了面子,又赚了里子。

2017年年报显示,《战狼2》给北京文化带来的收入高达3亿元,扣除1.4亿的保底发行成本,净利润大概1.6亿,稍低于董秘陈晨之前向券商分析师做的预计(1.8亿至2亿净利润),占公司2017年净利润总额的一半以上。

市值蒸发55亿背后,北京文化合理调节利润

尽管保底《战狼2》获得不菲的收入,却没能给北京文化的股价提升带来实质性的帮助。娱乐资本论统计,从去年年初到现在(2018年3月7日收盘),北京文化的股价累计跌了将近40%,市值蒸发了55亿。

而《战狼2》上映之初,北京文化的股价有过一波大涨,从最低12.96元涨到22.5元,最高涨幅达73.6%,公司的市值增加了69亿,总市值达到163亿。但是受其他多个因素拖累,最终短暂脉冲式的股价被打回原形

北京文化获战狼23亿回款市值却蒸发55亿

,跌到低于《战狼2》上映前的股价,甚至还在年前(2月9日)创下公司转型影视领域以来的新低。

第一因素,来自高管的减持。

2017年8月8日,北京文化公告,董事丁江勇、副总裁邓勇、副总裁杜扬、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陈晨、财务总监于晓萍将减持公司不超过143.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0.2%。

8月8日当天,公司股价直奔跌停,之后慢慢阴跌至今。尽管6个月期满后,上述高管并未减持,但是公司股价却已回不去了。

第二个因素,来自业绩。

尽管有《战狼2》的支撑,北京文化2017年的盈利实际上却是大幅下滑的。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21亿元,同比增长42.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0.59%。

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2016年的基数太大,当年通过处置龙泉宾馆,北京文化获得的收益高达3.63亿元;二是北京文化在2017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101万元,这次的计提,与《二代妖精》密切相关。

说到《二代妖精》,这部电影在2017年12月29日上映,最终2.92亿的票房,低于预期。2016年12月,北京文化宣布,按照总票房5亿的收入,购买影片《一代妖精》(后改名为《二代妖精》)主要出品方工夫影业的部分票房收益权,并支付给对方大约7473万的票房净收益。加上前期投资1560万、总宣发费用1.2亿,北京文化在该片上的总投资高达2.1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