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评论

金沙江出行版图捧出滴滴ofo玩起新能源自

2018-10-25 19:01:14 | 来源: 民生评论

金沙江出行版图:捧出滴滴ofo,玩起新能源自动驾驶

没有一个互联人会不知道滴滴与ofo,通过每天都会在智能上划过眼前的两个APP,人们又认识了那个为两者摇旗呐喊的投资人朱啸虎,以及其背后的投资机构金沙江。

从十年前开始,要立志做最好的创业投资基金的金沙江,就开始押宝汽车乃至范畴更大的出行赛道。十年后,曾经名不见经传的金沙江已经成为投资界的明星机构,也通过投资超过20家公司(智东西不完全统计为24家),在出行产业,划出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一、领跑共享出行赛道

金沙江有今天的知名度,朱啸虎功不可没。金沙江近5年来命中了四只独角兽,共享出行领域独占两席滴滴与ofo。金沙江对两者的投资,均由朱啸虎主导。互联圈子对朱啸虎熟悉起来也是因为这两个投资案例,前者创造了半小时敲定融资,最终回报数百倍的传奇,后者则在6月牵出了朋友圈今年咖位最高的论战马化腾手撕朱啸虎2个半小时,ofo和摩拜谁在撒谎?

在投资滴滴之前,金沙江最成功的投资案例是去哪儿。但对于如今认为垂直领域不到一年就可以决出胜负的朱啸虎来说,当年的互联的确是太慢了。等到2011年百度战略投资3.06亿美元,去哪儿已经创立了6年,再到与携程合并时,已经是2015年。

跟打车比起来,人们对酒旅的需求并不那么密集。按照如今被用滥的话来讲,不是刚需,交易频次不够高,发展速度自然受限。2010年,互联创业的主赛道还是团购站,朱啸虎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就已经把速度作为第一要义:这种商业模式唯一的成功要素就是速度,一定要快。可惜朱啸虎当年投的拉手在人事更新上还是不够快

金沙江出行版图捧出滴滴ofo玩起新能源自

,2011年冲击IPO失利后元气大伤,最终在百团大战中败下阵来。红杉投资的美团胜出。

但投资界或许也有风水轮流转一说,一年之后,当滴滴把打车平台带到人们面前时,朱啸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出行,尤其是短距离的通勤,是绝对的高频刚需。

而从共享单车中火热起来的共享模式(无论是C2C下的真共享,还是B2C下实质为分时租赁的伪共享),主要目的也是提高物品使用率,拉升交易频次。

这套逻辑加持下涌现的滴滴与ofo有着令人惊奇的速度:2012年正式成立的滴滴,只用了3年多时间日交易单数便超过1000万单,5年时间便成为估值500亿美元的巨型独角兽;而ofo走出校园后,日交易单数突破1000万单只用了一年。投资了ofo、并向其派驻执行总裁付强的滴滴,和前者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它们都以不那么客气的方式,反常规地大肆发展,同时收获着巨大的成绩和巨大的争议。

这也是朱啸虎的特质。在习惯于闷声发大财的投资圈,投资人们绝不轻易发表针对性的言论。你永远不会看见熊晓鸽或者沈南鹏跳出来跟马化腾打嘴仗(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IDG曾是腾讯股东,而红杉在大量投资动作上和腾讯穿一条裤子),他们更符合老牌投资人沉稳的做派,但朱啸虎是个例外。

尽管朱啸虎声称几乎不对投资的企业做投后管理,但颇有意思的是,他常常以富有侵略性的方式怒怼投资对象的竞争对手。除了那场与马化腾在朋友圈的著名论战,滴滴竞争对手神州优车(神州专车运营母公司)挂牌新三板时,朱啸虎发声称神州专车是伪共享经济;而在ofo与摩拜开始正面竞争的早期,朱啸虎放出豪言,称将在90天内结束战斗。

这些嘴仗很难说给对手造成了何种实质性的打击,但却能带来显而易见的关注度,无论是对于朱啸虎自身、还是金沙江,抑或是被投的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朱啸虎投资了映客直播。正如直播平台会通过引流打造红的逻辑,朱啸虎也以一种非传统的方式,帮助塑造移动互联时代出行产业中的红。

顺带着,朱啸虎自己也成为了投资人中的红。但我们再仔细观察会发现,朱啸虎其实是一招鲜吃遍天,他经手的项目,移动互联的属性较强,遵循的都是一套快速起量建立壁垒,早早结束战斗的逻辑。滴滴和ofo显著的走量特性,也使得金沙江在出行领域的投资呈现规模取向而不是技术取向。但金沙江不仅仅是朱啸虎的金沙江,朱啸虎在相对传统的领域中冲锋陷阵,新的赛道则由其他人负责。

二、谨慎追逐自动驾驶新风口

在库克说出自动驾驶是AI之母之前,自动驾驶就已经是人工智能时代的最大风口了,无论是汽车公司还是科技巨头,都汹涌而至。但与移动互联领域中被证实的成熟模式不同,自动驾驶并不是一门可以快速落地、形成大规模应用的生意。朱啸虎关于快的那一套投资哲学,在这里不适用。

或许也因为这个原因,尽管朱啸虎说人工智能是下个十年的风口,但对自动驾驶这一人工智能时代最显眼的投资标的,他并没有涉及。

金沙江虽然在自动驾驶上的投资上及时跟进,但动作也更显小心,仅仅投资三家初创。三家获得金沙江投资的则是高精地图公司DeepMap,自动驾驶方案商PlusAI以及地平线机器人,分别由邝伋荣、林仁俊、丁健推动。这三人都有硅谷学习、生活的背景,这也为他们投资以硅谷为中心的自动驾驶公司提供了便利。

而从三家公司的背景来看,会发现金沙江在自动驾驶的投资策略上是求精不求多。

其中DeepMap的核心团队均是地图行业有丰富经验和漂亮履历的大牛:CEO吴夏青在谷歌、苹果地图部门中均担任过核心工程师,是为产品线挑大梁的人;CTO马克惠勒则在20年前开创了用激光雷达进行高精度测绘的技术路线;COO罗维,也在谷歌地图部门任职超过9年。而整个DeepMap的技术团队,都是地图行业从业经验超过十年的老兵。

PlusAI则是一家斯坦福背景的自动驾驶方案商。CEO刘万千曾供职于麦肯锡,后在硅谷媒体、娱乐行业多次创业。2012年,刘万千以不到40岁的年龄入选中央千人计划。自动驾驶在斯坦福校园旁渐成气候之后,刘万千又回师硅谷,创办PlusAI。

PlusAI的CTO郑皓,则是曾经的搜索王者雅虎的重要成员,曾任雅虎移动搜索总架构师,并主导建立了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