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评论

成为王牌特工是塔伦埃格顿这辈子最帅的时候

2018-08-03 16:14:42 | 来源: 民生评论

成为“王牌特工”是塔伦·埃格顿这辈子最帅的时候

成为“王牌特工”,是他这辈子最帅的时候

说到塔伦·埃格顿,全世界绝大多数观众对他的认知都始于《王牌特工:特工学院》,所以人们往往更愿意亲切地叫他片中的昵称“Eggsy”(或者“蛋蛋”)。

如今《王牌特工:黄金圈》上映,“Eggsy”又回来了。戏里的艾格西已经不是当年刚被师父领进门的愣头青,而戏外塔伦·埃格顿的履历表也在几乎一片空白的基础上增添了《飞鹰艾迪》和《欢乐好声音》这样的口碑之作。他还和奥斯卡最佳女配艾丽西亚·维坎德同过组,和演啥像啥的汤姆·哈迪飙过戏……但人们最期待的,仍然是《王牌特工》续集中他与科林·费斯重聚首。

A 威尔士少年

名字原意“雷电”,却被母亲拼错

如果没有加入“王牌特工”,塔伦·埃格顿现在还是个电视剧演员。一定没有机会感受到,在全球量级的商业片宣传期当空中飞人的那份兴奋与疲惫交织的体验。不会有人为他准备充满地域风情的礼物,他不需要学各个国家打招呼和示爱的短语,也没人会为他画“破壳而出”的漫画。

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天时地利,就连塔伦·埃格顿的名字都是拼错而产生的美丽误会。“Taron”(塔伦)源于一个典型的威尔士名字“Taran”,在传统威尔士语中这个词的意思是“雷电”。塔伦之所以为Taron,纯粹因为母亲大人粗心大意,一时笔误将“Taran”的第二个“a”拼成了“o”。

虽然取了个传统威尔士语的名字,但塔伦的出生地在英格兰柴郡(西北部),追溯到祖母辈才能找出一位威尔士血统的亲戚。在塔伦12岁那年,父母将家搬回了威尔士。

艾格西在《王牌特工》中操着一口典型的南伦敦口音,这对塔伦来说没什么难度,因为威尔士语才是真正的难学。有一次塔伦上节目被要求展示一段,旁边的休·杰克曼先紧张起来:“我试着练过,4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进步。”然后,塔伦就淡定地秀了一段威尔士语。

B 《王牌特工》

试镜只准备了一天,连片名都不知道

《王牌特工》的试镜持续了两个月,塔伦·埃格顿在整个过程中都提心吊胆的。当时的他还只是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的毕业生,手握最佳学生表演奖,在一些本土电视剧中客串过几个角色。接到试镜通知的时候,对方只给他留了一天的时间准备。“我当时连片名是啥都不知道,试镜脚本里只写了两个角色,哈里和艾格西之间的对手戏。但是脚本写得很棒,能得到这次机会我很激动。第二次试镜和科林·费斯一起

成为王牌特工是塔伦埃格顿这辈子最帅的时候

,才知道他也参与了该项目。又过了五分钟,我知道迈克尔·凯恩也要演,一时间胸口小鹿乱撞。”

导演马修·沃恩正是看中了这位威尔士少年展现出来的新锐之气:“想找一个有灵气的年轻演员真是太难了,找到一名能驾驭整部电影的更是难上加难。塔伦从来没拍过电影,但他身上有那种感觉。要知道詹妮弗·劳伦斯演魔形女(出自同样由马修·沃恩执导的商业片《X战警:第一战》)时,才不过19岁,但只要你把镜头对准她,就知道这姑娘肚子里有货。塔伦的情况是一样的。”

C 他和他的欧比旺

“脸叔”是我走进健身房的最大动力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脸叔”科林·费斯要在演了半辈子文艺绅士之后突然挑战动作高手——他自己也觉得:“我当动作演员感觉真奇怪。”而且他的角色在第一部中被杀掉之后,在第二部中又回来了。

科林说:“拍摄第一部时,马修·沃恩对我说,你的角色死透了。结果过段时间他们又开始讨论怎么复活他了。(他们尝试了很多点子)但绝对没有考虑过设计一个邪恶的双胞胎哈里。因为这么做的目的不是让科林·费斯重新出现,而是将第一部中角色之间的关系给带回来。”这种关系被塔伦形容为“艾格西和他的欧比旺(《星球大战》系列中角色)”。

其实科林·费斯和塔伦·埃格顿都不属于运动咖,为了这部戏他们都拿出了毕生最大的斗志去练肌肉和力量。科林回忆:“被再度扔进健身房,和一帮世界冠军级运动员一起训练真是要了命了。”

塔伦的观感稍微好一点,因为他有科林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健身房战友”:“筹备第一部时,一般是我们当中的一个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直到另外一个走进来。一个说:‘要了命了,怎么这么难!’另外一个就会说:‘坚持就是胜利。’我想这份战友情就是鼓舞我再次走进健身房的最大动力吧。”

新京报:出道这些年你的作品不算多,这些年在演艺圈的生活怎样?如何适应呢?

塔伦·埃格顿:我觉得既然自己是这个圈子的一部分,就不会太刻意回避,我还挺享受的,当然我也喜欢回家做一个普通人,做做饭,见见朋友陪陪家人。

QA

那套橘色西服

我本来是拒绝的

新京报:做超级特工的感受如何?这类型的电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塔伦·埃格顿:百分之百喜欢。我几乎是看间谍电影长大的,我父亲是个影迷,我年轻的时候他就经常介绍这些电影给我,而当我试装,穿上王牌特工的西装时,就激动地发信息给我妈说,“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帅的时候”,就像詹姆斯·邦德。现在想起都觉得像是遥不可及的梦,这些电影太华丽、太美好,我竟然有机会,拥有这些超酷的装备,站在电影里。

新京报:《王牌特工》以时尚著称,那么你最喜欢的装束是哪一套?

塔伦·埃格顿:《王牌特工2》里最喜欢的当然是橘色的这套西服,当导演告诉我要穿橘色西服时,我本来建议说能不能穿蓝色,但的确橘色最好看、也非常酷。其实我更喜欢穿着街头休闲的衣服,但这部电影里比较少有类似的打扮,每当我想到艾格西时,总会联想起他过去的出身,我觉得那才是他的本质。

新京报:电影中的服装和举止行为都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绅士”印象,有请专人指导吗?

塔伦·埃格顿:没有刻意找教练或是专人指导,但是也会参加一些培训,来专门做一些准备。一些服装和举止需要专人设计,我也希望之后能找个教练(笑)。这次我们时间很紧,导演马修的要求很高,这是他第一次执导续集作品,在方方面面每个人都要全力以赴。

新京报:酒是电影中一个重要标志,你现实生活中酒量如何?

塔伦·埃格顿:还是挺能喝的(笑),但是不会经常性酗酒,也不会发酒疯。

如果有“特工3”

我一定会去演

新京报:《王牌特工》《飞鹰艾迪》后,你在中国圈了不少粉,在你看来这两部作品对你事业发展有什么影响?在中国,你的昵称是“蛋蛋”,其他国家是不是也有呢?

猜你喜欢